魔兽世界经典旧世稀有精英图鉴系列:西部荒野篇

【2019-11-11】

  看守傀儡是迪菲亚工程师精心研发的智能收割机,除了能割麦子,还能清理掉那些农夫和冒险者。

  看看这片土地上都发生了些什么吧!这片土地曾为一群善良老实的农民们所有。但如今,一群该死的小贼把农民们全部赶走了。当然,除了老子我!但有些看守傀儡一直霸占着我的田地。

  如果你觉着自己能够胜任这份工作的话,我希望你能帮忙清除掉20台傀儡。完成了任务之后,记得回来拿酬劳。如果你把我这片田地上的傀儡清光了的话,就去清除旁边田上的傀儡吧。

  让我们干掉一个看守傀儡,来看看里面有些什么:[灯油]、[劣质齿轮]、[损坏的调节器]、[损坏的装备]、[一把螺栓]、[弯曲的铜管]、[蛇麻草]、[秋葵],还有看守傀儡的核心——[看守傀儡之心]。一堆破烂竟然能组装成一部杀人机器,地精黑科技震撼人心。

  死神4000型是收割机的最新型号,迪菲亚工程师的智慧结晶,游荡在萨丁农场、摩尔森农场、阿历克斯顿农场和死亡农地。

  随着从暴风城流离失所的人们来西部荒野逃难,本来已经捉襟见肘的资源越发紧张。

  哨兵岭因为严峻的局势而拒绝难民入内,难民们集聚在门外,与卫兵爆发冲突,他们大声咒骂卫兵,并向他们投掷污物。

  这些人没有落脚之处,需要有人去帮他们一把。萨丁夫妇把自己的农庄作为中转旅舍开了好多年,萨丁农场在难民中口口相传,已成为他们心中的温暖港湾。

  萨尔玛尽最大努力好生款待他们的客人,可到头来看守傀儡让他们没能过这一关,必须有人去清除这些刽子手。

  迪菲亚工程师还以死神4000型为蓝本研发出已充能的收割机,它比看守傀儡更加可怕,在摩尔森农场到处都是。

  而在死亡矿井,迪菲亚的工程师们在死神4000的基础上,日以继夜地想要完善出一种新型号的收割机死神5000。兄弟会相信,只要完工,这台恐怖的机械就能像割麦子一样从暴风城的武装士兵中杀出一条路来。

  [稻草人的长裤]实在是太大了,只有牛头人和食人魔才穿的下,你如果想穿得找个裁缝修改下尺寸。

  西部荒野的河爪氏族豺狼人同迪菲亚兄弟会有着密切的联系。河爪豺狼人在西部荒野大规模的伐木,并把木材出售给迪菲亚兄弟会。

  这些木材被运送到死亡矿井的地精伐木场,由伐木工头斯尼德和他手下的地精统一进行加工。

  暴风城已经把我们给遗弃了。一股腐朽与堕落的狂风正肆虐在西部荒野的平原之上。这里是我的故乡,我绝对不会背叛那些和我一样坚持留在这里的民众们。我们这些农夫必须站出来,为自己赢得生存的空间。

  若你愿意接受我们派给你的任务,就去巡视西部荒野的草原吧。找到那些可恶的豺狼人,把它们干掉,似乎这些家伙与死亡矿井里的小贼们有些联系。给我带回八只豺狼人的爪子来,我会奖励你的英勇行为的。

  利爪队长是河爪氏族的伐木小队长,日常工作是带着伐木小队伐木,闲暇之余也和大家一起围着篝火烤肉,它的营地位于摩尔森农场西北方一棵大树下。

  在灰熊丘陵的任期结束后,治安官格里安·斯托曼和月溪旅回到了西部荒野,却发现局势比离开时还要糟糕。

  迪菲亚兄弟会的威胁已被解除,但死亡之翼造成的破坏让许多平民百姓流离失所。他们被不明势力煽动,暴力事件频发。

  格里安·斯托曼感到有一只幕后黑手正操纵着西部荒野的各种邪恶势力,月溪旅将哨兵岭扩建为军事要塞,修筑大量防御工事,应对即将到来的战斗。

  豺狼人的首领詹格·斑皮与凡妮莎·范克里夫秘密接洽后达成协议,带领河爪氏族正式加入兄弟会,他们以尘埃平原为大本营,等待上层的命令。

  尘埃平原的克拉文·摩特维克之塔曾是迪菲亚兄弟会从赤脊山走私补给物资的中转站。

  当联盟盗贼20级后回到暴风城军情七处,马迪亚斯将交给你一个秘密任务(制毒任务):

  现在他们已经占据了位于哨兵岭东南部的一座荒废的哨塔,并将其作为从赤脊山走私补给物资的中转站。

  找到密探吉尔妮后,她让你偷取迪菲亚塔楼钥匙,进入迪菲亚塔楼,看看暮色森林的箱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然后向暴风城的马迪亚斯·肖尔汇报。

  我为如何进入这座塔的问题头痛好久了,朋友。最近从暮色森林来了一船货物,同时还来了不少守卫。

  不管怎么样,这批货物中有一只特殊的箱子——我想这就是那些亡灵在守护的东西。带着狼牙棒的那个家伙手里有那座塔的钥匙。

  拿到钥匙,进入塔里,看看箱子中到底有什么,然后去向马迪亚斯报告。 去暴风城找军情七处的马迪亚斯·肖尔。

  这座塔中的守卫在我的攻击下显得非常脆弱。当时我正在塔的后方侦察,一个巡逻中的守卫发现了我,并向我展开了攻击。我很轻松地就了结了他。

  然后,我躲入了阴影中,等着他的同伴前来调查这次小骚动。另一名巡逻兵走进了我掩藏尸体的那处灌木丛,并开始四下搜索。而我则从他身后小心谨慎地爬了出来,跟在他后面,他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我看准机会,猛地将匕首刺入了他的背后!他的胸口一下就被我刺穿了,尸体沉重的倒在了地上。

  这次伏击实在是太突然了,这个可怜的家伙甚至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不过,令人好奇的是,当我把匕首从他背后拔出来的时候。一种腐臭的气味从他的尸体中弥漫了出来。

  显然,正是克拉文锁在箱子中的东西对塔中的居民产生了有害的影响。我猜测其他的守卫体内也应该有着同样的恶臭,而且,有可能连克拉文自己也已经成了这种影响的牺牲品。

  在打开箱子时你将会得伊提斯综合症,因为你身中赞吉尔之触的毒。这些迪菲亚兄弟会成员的异变和荆棘谷的流亡者赞吉尔有关?从克拉文·摩特维克的日记我们似乎发现一些端倪。

  风险投资公司字迹模糊的文字看来那些笨蛋为了稳定混合物几乎把整个计划都搞砸了。

  我注意到辐射的威力非常大。想象一下,如果字迹模糊的文字哈哈哈!

  我要疯了吗?今天我把我最信任的一个巡逻兵的头砍了下来,仔细观察他的灵魂。在我看着他的脑袋时,我突然想起来——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现在克拉文·摩特维克之塔成为赫利克斯·破甲的指挥部,他将[豺狼人攻击命令]交给詹格·斑皮后,河爪氏族正式对人类宣战,源源不断的豺狼人军队从东南方的尘埃平原不断向哨兵岭进犯。

  赫利克斯从前是锈水财阀的工匠,可之后他收到了迪菲亚兄弟会的一笔款项,足以让他那样的无名部落工程师所做的一切都一文不值。就像所有精明的地精会做的那样,他迅速接下了这份工作,声称不再对前任雇主效忠。

  利爪队长和下属常用[利爪队长的烤肉钉]烤肉,营地上空回荡着他们的嚎叫歌声:就是一起哈皮,就是一起哈皮·····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